搜索

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© 汉寿县人民医院
地址: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汉寿大道与岭湖路交汇处  电话:0736-2512003
网站备案号:
湘ICP备18020411号-1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长沙分公司 

新闻公告

资讯详情

决别

浏览量

  即使已上班多年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,所以虽然已过去好几个月,当时的画面仍时常会浮现在我脑海里。。。

  时间拉回那晚的23:45分,我的闹钟准时的响起,纵使万般的不愿意我也不得不起床,洗了把冷水脸驱赶睡意,走出了护士值班室。是的,我的夜班开始了。

  走廊里灯都熄灭了很是安静,只有正中间的时间灯发出刺眼的红光,在安静的夜晚履行着自己的职责,和我一起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。看来今晚晚班的护士运气还不错,那我也应该不会太忙,我在心里暗自窃喜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照例,我和晚班的护士去床头交接,科室有两个比较特殊的患者,都是肿瘤晚期。我们商定先交接他们,一床69岁的老太太安静的睡了,女儿守在床旁,由于已转移到脑部,她的神志已不太清楚,查看了她的皮肤,整理了床上的管道,和她女儿交接几句我们便离开了。二床,准备进去的时候,房门锁了。我准备拿钥匙开门,病人在里面睁大双眼隔着病房门的玻璃朝我们挥手,说自己已经睡下了,很好,就不麻烦我们进去了。房里的隔壁3床是个空床,患者的老公睡在走廊里的空床上。她也是肿瘤晚期的患者,还只有41岁,严重恶病质体质,枯瘦的身躯,挺着一个极不相称的大肚子,睡觉都只能半坐卧位,之前胆囊癌手术的伤口还未恢复一直流水。晚班护士告诉我半小时前她进病房巡视了一次。可现在她的伤口怎么样,房门锁了,万一她不小心想起床上厕所摔到怎么办?想到这些我违背了她的请求打开了房门。房间很暗,只有墙角的地灯闪着点微弱的光,为了便于观察它的病情,我打开了灯,走到床头时,感觉脚下有一滩水,不经意间低头一看,刺眼的红色让我顿时有点眩晕!看到我的表情,女人的眼神有些飘离,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她竟把自己严严实实的盖在棉被里,只露出来的一只手还压在另一只手的棉被上,很明显,她不想让我去掀她的棉被。也许是愤怒,也许是焦急,我没来得及想和她好言相劝就挪开了她压在棉被上的手,她真的很虚弱了,我看到她在用力,却丝毫感觉不出。棉被里的红色远超出了我的想象,像一大片的红牡丹,正值盛世,开的漫山遍野,开的热烈,而她的手腕上,那片红色还在不断的涌现出来,像一个久居家中被放风出来玩的孩子,走的急切。我和晚班的护士都被当前的场景震惊了!打电话叫值班医生,推急救车,备监护仪。。。安静的病房走廊瞬间被我们来回的奔走声打破。

  当一切准备就绪,当我试图帮她按压止血的时候,她甩开了,消瘦的四肢在床上挥舞着,她用愤怒的眼神盯着我。我们都好言相劝,包括医生,包括她的丈夫,包括那些在走廊看热闹的人。她的态度很坚决,怕影响她的情绪,我把周围的人都驱散开了,关上了房门。丈夫哭了,跪在床头求她接受我们的治疗。看她有些迟疑,我又试图去按压她的伤口。她咆哮起来:“你们不要救我,我刚看到你的工作牌了,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,我早晚要死,如果你们今天救了我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因为激动,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。我被她的话惊到了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转头她又对自己丈夫说:“我不想活了,我不想自己到最后变得丑陋不堪再死,我现在和死没什么区别,不过一具干尸,你看你,从我生病到现在,140多天了,你没睡过一个好觉,没吃过一顿好饭,你也才40多岁头发都白了好多了。我不能再拖累你了,我求求你,签字放弃抢救吧,带我回家看一眼我们的新房子,然后把我送去殡仪馆,我求求你,求求你。。。”女人越来越虚弱,连头都不能提起了,嘴里还是在反复的说着求求你,眼泪大颗大颗的滴在白色枕套上,晕开来,一大片。。。无数的痛苦让这个女人坚定的誓要与自己的亲人决别!男人埋着头,不敢看妻子的眼睛,陷入了痛苦的沉思里。而后他站了起来,拉住女人枯槁的手,血也沾到了他的手上、身上,他反复的摩挲的女人的手掌,像是在回忆他们的以往又像是在安抚妻子的情绪,临了,他伏在妻子耳边说:“那至少你先让医生帮你止血,让我把儿子叫来再看他一眼好吗?”女人的眼眶再次红了,泪奔涌而出,点头答应了。我们立即上前帮他止血,输液,输氧、上监护仪。。。

  由于怕再出什么变故,我和值班医生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床头,辛苦了晚班的护士还在为我奔走其他的事情。半小时后,她的儿子来了,高大帅气的男孩一进房门,扑通一声跪倒在母亲的床头痛苦。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已命不久矣,只是没想到她会用这样激烈的方式。男孩恳求自己的妈妈不要出院,接受医院的治疗。女人陪着儿子一起哭,只是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,她反复的说着不想再这么痛苦的活下去,不想拖累他们。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明知道自己的生命列车就要到站,却清清楚楚的看见那等在前面的种种折磨和苦难。

  最终,男人答应了她的请求签字放弃抢救,并办理了出院。在我为她拔针,撤除监护仪的时候,女人看了我一眼,说了一句“谢谢”,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,仿佛她终于了却了自己的心愿。我一路送她到电梯口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是轻拉了拉她枯槁的手。对她,我有惋惜,有同情,有内疚,也有理解。

  等到一切都收拾妥当,已到了凌晨5 点。天空微白,天色渐亮,病房里的人开始议论刚发生的一切,唏嘘声一片。我在他们中间穿梭,脑子里却并不被他们的言论所混淆,我坚信她至少是一个善良的人,因为对家人的愧疚,因为忍受不了剧烈的疼痛而选择了放弃自己。

  新的一天开始了,病房又开始忙碌起来,而下班后的我回到家躺在床上,闭上眼,那热烈的红色就又浮现在我眼前,晕染开来,一大片。。。

  (作者: 普外科 袁静 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附件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